学美国!忍者导弹又现身哈马斯指挥官身首异处以色列残忍报复

发布时间:2021-11-24编辑:admin

  美国是所谓定点清除的始作俑者,利用高科技的优势,美国研制了多款精确制导武器系统,包括察打一体无人机使用了AGM114R9X“忍者导弹”,在2020年1月3日,美国空军使用“忍者导弹”公然刺杀了伊朗军队当时的军衔最高的将领苏莱曼尼将军,当时苏莱曼尼乘坐的车队刚刚离开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一枚AGM114R9X“忍者导弹”就从天而降,直接击杀了苏莱曼尼,在AGM114R9X“忍着导弹”六个刀片的切割之下,苏莱曼尼是身首异处。美国的暴行激起了伊朗的报复,后来就有了美国驻伊拉克的军事基地遭遇伊朗弹道导弹暴击的事件。

  如今以色列是学美国,也动用了“忍者导弹”进行定点清除行动,根据巴勒斯坦公布的消息,近日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一名指挥官遭遇了刺杀,一枚AGM114R9X“忍者导弹”直接将这名指挥官进行了切割,以色列是对准其乘坐的车辆发动了袭击,期间前座的司机幸免于难。这次以色列是采用残忍的方式进行了报复,此前以色列已经采用精确制导武器空袭过哈马斯指挥官所在的建筑,这次是采用了“忍者导弹”来进行了刺杀。

  如今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处于对峙之后,从5月7日开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在多个区域有冲突,最终就有了巴勒斯坦哈马斯动用超过180枚火箭空袭以色列的行动,在巴勒斯坦哈马斯发起远程反击之后,以色列动用了160架战斗机,在35分钟之内摧毁了150个巴勒斯坦的目标,巴勒斯坦加沙地带众多的建筑被摧毁,同时造成了大批人员的伤亡。以色列在发动大规模空袭行动的同时,也是有针对性地打击了哈马斯的指挥官。

  从以色列动用AGM114R9X“忍者导弹”看,以色列是得到了美国的大力协助,此前只有美国拥有AGM114R9X“忍者导弹”,与其余的空地导弹不同,AGM114R9X“忍者导弹”并没有爆炸的战斗部,仅仅有6个锋利的刀片,AGM114R9X“忍者导弹”发挥作用就是通过刀片的切割,因此是非常残忍的。以色列通过使用AGM114R9X“忍者导弹”是要建立一种恐慌的气氛,从而来威慑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以色列除了对于哈马斯指挥官以及军事目标发动袭击之外,还对于民用建筑进行了空袭。

  以色列和美国是紧密的盟友关系,长期以来美国就对以色列进行了武装,以色列从美国引进了大批的武器装备,包括新锐的F-35I闪电II战斗机等。这次以色列使用AGM114R9X“忍者导弹”,也是体现了以色列和美国的关系非同一般,因为AGM114R9X是一款非常神秘的武器系统,美国对于这款武器是“三缄其口”。以色列使用AGM114R9X“忍者导弹”,也是让外界看懂了以色列情报部门的强悍,因为使用AGM114R9X“忍者导弹”,需要对于目标的行踪进行掌控,如此看来以色列情报机关对于巴勒斯坦加沙地带的渗透是相当有成效的。

  按照国际社会对的一般定义,是指次国家组织或者隐蔽国家代理人对非战斗目标发动的有预谋的且有政治目的的暴力活动,对于普通人而言,这当然是一个过于复杂的定义,我们或许可以用一个熟悉得多的词语来代替它:所谓,就是滥杀无辜。

  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哈马斯,无疑是符合这一定义的。在其成立以来的数十年间,外界对于哈马斯的主要印象就是不断对以色列平民实施。一篇题为《哈马斯:中东恐怖大王》的文章是这么描述哈马斯的恐怖活动的:

  “一个来自加沙地带的或者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腰间缠着烈性炸药,千方百计躲过以军的哨卡,来到最近的以色列城市,直奔汽车站、咖啡厅、商业街等人多的地方,引爆身上的炸药,光荣的成为烈士。”

  在十几年前,这样的新闻实在是太过频繁,以至于都已经失去了报道的价值,哪一天报纸上不登载哈马斯的新闻,那才是真正的新闻。

  在外界看来,哈马斯不断制造的是巴以和平进程的重大障碍,每当和平曙光初现,哈马斯主导的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让和平进程搁浅,刚刚建立起来的脆弱信任也随之灰飞烟灭。

  这样的哈马斯本该受到巴勒斯坦人的唾弃,然而我们又惊讶地发现,尽管屡屡为巴勒斯坦招来麻烦,哈马斯在巴勒斯坦却非常受欢迎,拥有坚实的民众基础。

  据统计,哈马斯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支持者分别占到当地人口的35%和17%,在2006年的巴勒斯坦第二次立法委员会选举中,哈马斯更是历史性的击败了法塔赫,成为了巴自治政府的主导力量。

  自1987年成立之初,哈马斯就确立了慈善传统,他们为没有收入的巴勒斯坦家庭每月提供一袋面粉和20第纳尔,开办诊所和药店,免费为贫困人口诊断病情和提供药品,

  哈马斯最初是一个军事组织,然而在慈善方面的投入却极为慷慨,据一些报道,哈马斯95%以上的活动经费都用于社会救济等慈善事业。这么高的比例,龙马君是不大相信的,然而哈马斯在慈善事业上投入巨大无疑是事实。

  除了直接投入,哈马斯还利用“慈善协会”和“天课委员会”等组织进行筹款,修建了大量幼儿园、学校、医院和诊所,在2000年爆发的巴以冲突期间,哈马斯为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多达2000万美元,超过了所有国际组织和机构,也大大超过了它的竞争对手——法塔赫。

  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哈马斯已经在巴勒斯坦社会建立了极为有效的慈善组织网络,在社区中为妇女和儿童创办了数不清的协会,为失业者就即将就业的巴勒斯坦人组织了大量的职业培训,同时也大大改善了巴勒斯坦的卫生和健康状况。

  长期的不遗余力地慈善投入为哈马斯积累了极大的声望,许多巴勒斯坦人或许不赞同哈马斯的主张,却会因为这些慈善事业而选择追随它。

  在国际社会,哈马斯的慈善事业也为它赢得了一定的尊重,在2003年的欧盟会议上,与会各国对是否把哈马斯列入恐怖组织黑名单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尽管英国、荷兰、丹麦等国强烈要求将其列入,然而法国、比利时和希腊等国却强烈反对,他们认为将哈马斯完全等同于恐怖组织并不可取,会严重伤害后者从事的社会公益事业,并最终损害巴勒斯坦人的利益。

  恐怖组织和慈善组织,这两个完全不搭边的词汇,哈马斯却神奇地把它们融合到了一起,也为自身提供了一个让国际社会接受的理由。

导航栏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